<noframes id="ht9xf"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ht9xf"><th id="ht9xf"><th id="ht9xf"></th></th></form>

            快手新銳主播陳戈兒:沒有什么能夠阻擋音樂的夢想

            每日快訊
            2021
            09/08
            14:57
            分享
            評論

            戈兒成了一匹黑馬。

            9月2日,在成都舉辦的“2021快手直播盛夏巔峰之夜”上,陳戈兒獲得總決賽女明星亞軍。冠軍是位擁有1100多萬粉絲的主播,戈兒共約52萬粉絲。

            預料之外的事,不只是獲獎。做吉他手、成為網紅主播,也不在她的規劃之中。

            戈兒一心想做的是原創音樂人,寫歌,演出,舞臺,這樣的路。

            也是在這樣的路上行進著,后來遇到了疫情。線下演出都停了,戈兒就想到視頻平臺去試試。

            就像打開了一個新世界的大門,一個更大的舞臺:短視頻,直播,再直播。

            起起落落,柳暗花明。

            就火了,而大幕這才拉開。

            (1)

            戈兒小時學的不是吉他,是鋼琴,但是被動學的。

            戈兒的爸爸是音樂人,會許多種樂器,還有鋼琴家朋友,從小就讓戈兒學鋼琴。

            隨著她一點點長大,自我意識增強,內心里的不情愿,就影響到了心理。到十歲那年,戈兒一到7點,腿就不會走路了。過10點,就好了。晚上7到10點是她的練琴時間。

            那一年,戈兒被帶著去了很多醫院,也有人說戈兒是不是裝的。最后,還是一位心理醫生說,這孩子是心理問題。

            父母受驚不小,再不敢逼戈兒練鋼琴。

            后來戈兒就有了抵觸。她對爸爸選的各種樂趣,都不感興趣。

            直到很多年后,有天早晨,戈兒在吉他聲中醒來。推開門,陽光,花園。爸爸正在彈櫻花奏鳴曲。

            就覺得特別美好。吉他真美好,她想。那以后,就開始學吉他。

            戈兒自己去買書,自己學,自己練。各種吉他都練,從古典吉他到電子吉他。

            她不想讓爸爸教,但很享受被爸爸夸。彈給爸爸聽,他說,“天才啊。”戈兒就特別興奮,特有成就感。每周練一個曲子,等著爸爸夸。

            媽媽并不希望自己走音樂的路,覺得這條路太過辛苦。她不希望戈兒長大后,跟爸爸一樣,為了音樂各地奔波。

            但音樂是戈兒的夢想。還在高一的時候,她想,將來要考四川音樂學院。為了做準備,就調到音體班去學習。

            她去了才發現,上課同學們都不好好聽講。點肯德基的,干什么的都有。戈兒覺得自己還蠻乖的,成績也還不錯。父母也怕自己受影響,就又回了文化班。

            大學,戈兒聽媽媽的建議,讀了會計。但骨子里還是喜歡音樂,還是想走音樂的路。

            為了音樂,戈兒也跟媽媽鬧過。有次吵完,自己跑去一個廟里住了幾天。還寫了首歌,就叫《媽》。寫媽媽讓自己做會計,后來就成了自己的代表作之一。

            2019年夏天時,戈兒參加“讓我們樂隊吧”。吉他表演被汪峰稱贊,入選汪峰戰隊。

            后來戈兒被一家經紀公司看中,簽了約,義無反顧地跑到北京當練習生。組樂隊,去Livehouse演出。賺的錢根本不夠花,她也不擔心,有借款軟件。

            哪有什么,能夠阻擋音樂的夢想。

            (2)

            沒過半年,趕上了疫情。戈兒的線下演出都暫停了,這運氣。

            線下演出受影響,公司就讓藝人們多拍短視頻,到視頻平臺去積攢人氣。

            一切,也就因此開始了。禍兮福之所倚。

            開始的時候,戈兒在抖音。后來,公司經紀人說,怎么不到快手去直播,快手賺錢會更多。戈兒想著,反正每天要直播,那就多放一個手機,做雙平臺。

            她還記得自己的第一場直播,一共10個人在線。那是2019年12月31日,跨年夜。她發現,直播也沒想得那么難。粉絲會提問,自己去回答就好。也不用緊張,不用一直想下一步要怎樣做。

            疫情期間,戈兒跟爸爸一起拍視頻。她發現,爸爸彈經典曲目,比如“加州旅館”,流量就很高。

            “那我也試試,一彈,就有流量。”戈兒說。

            就這樣,她成了吉他手主播。

            有一天,有個短視頻成了爆款。戈兒就想,借勢再試一場直播。在家里花園舉辦音樂會,彈琴給大家聽。

            果然有兩三千人在線,把父女倆興奮的。

            就這樣,戈兒的直播成了。

            (3)

            早期,戈兒的重心更在抖音,快手只是同時直播。

            很快她就發現,快手的粉絲,粘性還挺高。每次直播,雖然自己不怎么管,也有八九百,一千人在線看。每月在快手的直播收入,也超過在公司的薪水。

            也因粘性,快手的粉絲也有意見:“戈兒怎么老不搭理我們呢,都不帶互動的。是不是瞧不起我們呀。”

            后來,戈兒就開始分開做直播。一天五六個小時都在直播上。

            一天,在快手有個叫青燈的粉絲出現。青燈覺得戈兒這樣的才藝,應該被更多人看到,就持續刷禮物,粉絲暴漲,戈兒也將重心轉到快手。

            也不都是這樣的快樂時光,也有委屈的時候。戈兒說,自己直播以來,都哭了五次了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,白天在公司排練,被老師說這不對,那不對,本身就很沮喪。一天下來,覺得好累。晚上8點,還是要直播。

            直播時看到有人留言說,“彈這么差啊”、“回去練練再來吧”。緊繃的戈兒一下沒崩住,哭了。但還是要堅持彈,一邊哭,一邊彈。

            “怎么更多粉絲在線了,從幾千人到要上萬了。”戈兒看到更多人進入直播間,更不敢去看評論了,就只是接著彈吉他。

            互聯網也是神奇。

            戈兒也會經??偨Y直播經驗。今年6月參加夏季盛典后,她開始更多傾注精力在快手。她想著,以后要跟粉絲有更多互動。

            視頻平臺讓舞臺更大,讓藝人有了更多的渠道。戈兒說,現在自己有了一些成績,媽媽也非常支持自己做音樂了。

            忙完快手夏季盛典,戈兒要踏上自己的新征程。8月時,她買了輛房車,作為自己的“戰馬”。一家人,開始了房車旅行。她跟父親每天在戶外做直播。

            她計劃,這樣直播半年,看它把自己帶到哪里。

            戈兒覺得,直播帶給自己很多,讓更多人認識自己?,F在,在街上,有人會認出她。她喜歡這種感覺。

            THE END
            廣告、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
            免責聲明:本文系轉載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;旨在傳遞信息,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。

            相關熱點

            相關推薦

            1
            3
            av无码播放一级毛片免费